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以针线为笔墨,用脚踩出千万字──走入手工电绣职人的书法人生

Written by
dynacomwaretaiwan

“20232某某某给我下来!”墙下守株待兔的教官总是能够准确喊出迟到翻墙的学生身分,因为那些“标记”就刺在他们的胸口。绣学号,几乎是每位台湾学子共同的青春回忆,每到开学季,家长们的头等大事,就是赶在注册之前寻觅绣学号的店家,把自家孩子那一大叠制服上的学号给绣好。曾经手工绣学号行业兴盛一时,然而,随着少子化问题与电脑绣字的兴起,这一行逐渐没落。如今从业人口稀少,还坚持这门手工技艺的,大多都是已累积数十年功夫的老师傅,他们隐身在市井之中,就像以针线为媒材的书法家,日日夜夜踩着电绣车,刺出文字的一笔一画。今天的字型故事,将带你走入传统街巷,寻访硕果仅存的手工电绣职人,回味那些青春年少的记忆。

历史聚落中的老字号 两代传承的手工技艺

走入台北市大同区的大龙峒聚落,错落着保安宫、孔庙、四十四坎街等历史古迹……这里述说了一段台北的发展历史,而至今仍没有高楼大厦遮挡的大龙峒,就像锁住了旧日时光,每一个角落都有着悠久的故事。“王老师绣学号”的招牌,就隐藏在大龙市场的巷道里,与这个历史聚落一般,温柔而坚定地,持续存在着。

“现在会手工电绣技术的人越来越少,跟我们同年龄以上的,大部分退休的都是因为视力不行了。年轻人如果对这个行业有兴趣,可能就是去学电脑绣。”受访的是王先生,绣字的是王老师,她专注于手上工作,无暇分神,但王老师不但不姓王,也不是老师,她姓江。我们忍不住好奇问道:“所以,到底哪位是王老师?”王先生呵呵大笑,原来“王老师”的名称是从父亲王爸爸开始的,王爸爸擅长书法,并将书法美学注入手工电绣技艺,一直绣到80多岁。但他的本行其实是教育,在学校当了40多年的老师,附近人人称呼他王老师,于是干脆直接拿来当做自家店舖的名字。当时这一带居民要绣学号、买成衣,都是说:“去王老师家!”久而久之,承继了这爿店的夫妻俩,也都成了王老师。不过,真正传承了王爸爸手工电绣技艺的,却是江阿姨。

一方面是兴趣使然,一方面为了分担家计,婚后江阿姨便跟着王爸爸学习手工电绣,起初字体大小、空间、笔画抓不准,绣得不好看,就会被要求重绣。“因为是从书法的眼光进入,对字体美感的要求很大,我父亲是受日本教育的,很严厉,每次他骂我太太,我看她那个眼泪就要掉下来。”所幸江阿姨颇具慧根,又努力肯学,再加上自己琢磨研究,慢慢也就出师了。如今,江阿姨负责绣字,王先生负责画格子、剪线、核对名字,给最后一哩路画上完美句点,两人合作无间,展现了夫妻长年间互相扶持的默契。

一笔一画的美学坚持,让文字撩动人心

那些绣线形成的文字,骨架均衡、大小稳定、留白空间恰到好处,仿佛都经过计算安排,但其实绣字的前置作业非常简单,只要确定文字内容、要什么颜色、大小如何、位置在哪里即可,不需制板或打稿,真功夫全在当下那一刻。王先生说,这些都要求经验跟技术,要达致完美别无诀窍,惟有勤加练习,控制速度,字体不能马虎,一笔一画都要绣出来。

电绣车的针头极速抽动,配合江阿姨脚踩手移的动作,顷刻间就形成一排工整美丽的文字,让手写也未必能写得那么漂亮的我们叹为观止。江阿姨那流畅自如且带有个性,就如同写书法时毛笔提按、转折的动作,使得一笔一画都有着电脑绣字无法展现的生命力。虽然为了沟通表达,她所使用的字体一般也是华人圈熟悉的“标楷体”,但江阿姨绣出来的手工标楷,笔画的粗细之间、相同笔画的起笔与收笔之形貌,都有着些微变化,宛如人抑扬起伏的呼吸,每一件都能成为独一无二的“作品”。

这就是王老师们依然坚持手工的理由──即使现在电脑绣字有多快速便利,但手工绣出来的文字却是活生生的,有温度,有感情。“反正,绣字是种艺术。”王先生笃定地说,“这些字要能够撩到我们的心。”

四十多年下来,江阿姨绣过的字琳瑯满目,曾经有顾客委托绣99个爱,以作为别出心裁的情人节礼物,在这件工作里,江阿姨的讲究与追求,就是如何用绣线将那份厚重的“爱”意传达出来。因此,若要说到王老师们对技艺的坚持之处,其实一点也不复杂,那就是──绣得好看,让自己喜欢,让顾客满意。

把艰辛化为服务社会的快乐满意

手工绣学号产业本来以学生为主要客群,但由于少子化的冲击,学生数量锐减,而传统手工艺又逐渐被电脑取代,让现在的手工电绣师傅很难仰赖绣学号生存,也需要修改衣服,或是接团体的生意。王先生历数他们的顾客需求,还包括公司行号、客运司机、汽车维修厂员工、游泳救生员的制服、宗庙令旗、竞选背心、团体帽子等,林林总总,有时也有特殊需求的散客。“一开始我们也不会用FB嘛,后来有客人来,看到她怎么可以绣得这么快又这么美,就拍了影片PO上去,传来传去就慢慢传开来了。”王先生谦虚地说,“因为比别人家便宜,绣得也还可以啦,不敢说很漂亮,生意就也没有断过。”

学生少了,再加上个资安全问题与去威权化呼声,现在多数学校不绣班级、姓名,只绣学号,有些甚至连学号都不绣,变得简单许多。但团体的生意一次都是上百件,现今这一行人丁稀少,导致他们经常被交货期限追着跑。“王老师绣学号”除了过年的四、五天,其余时间全年无休,经常清晨五、六点就开店,直到九点多还灯火通明。“有时工作量多,一天睡眠都不到四小时。她对自己要求又很高,工作没做完就紧张得睡不着觉,只好爬起来继续做。”

不仅工时长,这一行还有点危险性,即便高度专注,一笔一画都不能分神,依然经常被针刺到。“有时候针就会断在肉里面,她就闭着眼睛叫我拔,我爸爸那时候是用机械润滑油滴下去,就不会痛了。”当然长时间久坐、过度用眼,视力衰退与脚痛也往往是伴随而来无法避免的职业病。

纵然诸多艰难困苦,王老师绣学号还是屹立不摇,坚持着这60多年的老字号,其理由说来再简单不过,做起来却并不容易:“每天在工作里感到快乐满意,就可以一直做下去了。”王先生说,虽然原物料上涨,价格早就不敷成本,但能拥有这个技术很难得,可以用来服务学子和有需要的人。能让客人喜欢,收到满意的回馈与赞赏,就是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于是,“王老师”继续在传统的街巷中踩着电绣车的踏板,以一种老式的温情支撑这即将失传的技艺。他们以针线为笔墨,细细密密,将温度与情感刺入文字之中,为他人的名字赋予生命,也刺出他们自己漫长的书法人生。


*本篇字型故事感谢王老师夫妇热情受访。

【原文出处】

华康字型官网-字体与文化

以针线为笔墨,用脚踩出千万字──走入手工电绣职人的书法人生

http://bit.ly/2XShMvV

【华康字型官方网站】
https://www.dynacw.com.tw

  •  
  •  
  •  
  •  
  •  
  •  
  •  
文章标签:
· ·
文章分類:
品牌设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