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視線跟我走!雜誌裡的隱形導遊──專訪《大誌》美術設計職人

Written by
dynacomwaretaiwan

在人流來去的捷運站、火車站出口,或是聚集年輕學生的大專院校附近,經常可以見到或坐或站,著醒目橘色背心,手舉一本雜誌向過路客兜售的街賣者們。他們是《The Big Issue Taiwan/大誌雜誌》的合作工作者,透過販賣雜誌取得自營生計的機會。《The Big Issue》創始於英國倫敦並已在許多國家發行,台灣版也於 2010 年 4 月正式創刊。其內容囊括時事、社會議題、藝文及娛樂資訊,主要的銷售通路,是由經過徵選與訓練輔導的街友或社會弱勢族群所組成的販售員在街頭販賣。

既然走的是街頭販售模式,從內容到版面,都勢必要打通大眾布局,吸引人駐足購買。帶點日系風味的《大誌》,視覺質感清新舒適,圖文的安排引導讀者流暢閱讀,宛如在版面裡裝了 google map。那藏身其中辛勤繪製著版面地圖,期期帶領讀者自在漫遊的,正是《大誌》的美術設計師。本次的字型故事,就帶你直擊《大誌》的幕後辦公室,看看美術設計 Remie 如何化身隱形導遊,在雜誌版面裡為人指點迷津。

從愛書人變成製書人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書。」為何會選擇成為雜誌的美術設計?Remie 的開場洋溢熱情,從小就愛書──不只是閱讀,也喜歡「書」作為一項物品──的她特別喜歡囤書,把房間塞得滿滿,被書的氣味團團包圍就覺得安心。於是大學畢業後最大的執念就是要做和書有關的工作,從行銷、通路、企畫到設計可以來者不拒,她一口氣投了二十幾封履歷,全是出版社、雜誌社。「在那些信裡我也沒寫到是想應徵什麼職位,只是表達我對紙本書的熱情,將我的作品集附上,簡單向他們介紹我做過的事情,希望如果有合適的職位可以聊一聊。」《大誌》也是她主動出擊,「因為大誌沒有對外徵才,我覺得自己也茫然蠻久的,想說換個方式,就是他沒有徵人但我丟看看,結果意外地錄取了,有時候,就好像是緣分吧。」

這緣分的時間軸還得再往回退一格,大三時她做實習生,上班經過捷運站就會看到《大誌》販售員,她每期都會買,當時還在日記裡寫下:「希望畢業之後可以到大誌工作。」大概是不知哪路神明聽到了她的願望,從此她從愛書人升級,進入了與紙頁為伍的生產線中,燃燒她勃勃的熱情。

入行門檻第一條:能等能耐能熬夜

要成為雜誌美術設計,當然要有一定的美感與相關技能,但最重要的特質卻與身心都有關,那就是你得要有個很能熬夜的身體和比常人多十二萬倍的耐心。「我每個月可以做稿的時間很散亂,集中起來大概是五天,對,有七天就要笑了。」剩下的二十幾天,她的主要工作就是等待、等待和等待。《大誌》內容以外稿為主,月初由主編企畫、與外稿作家接洽、收稿、編輯,全部來到美術手上已剩下不到一週,美術稿做完後,還會經多次改稿、重複校稿,當然,還有諸如文稿延宕與各種不可抗力的狀況,再加上不定量的廣編稿……這是紙媒的自然生態。「剛來大誌的前幾期,我每到月底時都會很緊張,想著稿子怎麼遲遲沒進來。後來更了解紙媒生態後就很淡定了,因為你緊張也沒用,寫手寫不完就是寫不完,你能做的只有養精蓄銳,準備好在收到稿後快速排完。」進印刷廠前最後幾天往往是小夜連大夜,甚至通宵到天亮,作息極端。「我覺得這是一個相對比較被動的工作,是你再如何縝密地計算與調配工作時間,也無法避免要在深夜趕稿。若你本身是午夜十二點一到便會陷入恍惚的人,這將會是一份異常難熬的工作。」交完稿,整頓整頓,下個月輪迴到來,就提槍再戰。除了耐心,足夠強大的技能也可以稍稍協助你對抗這種命運:「對軟體操作的熟悉度,能讓你搶到多一點睡覺時間;平時隨手收集起來的不同雜誌與文宣品,在截稿前夕特別能立即觸發靈感、快速完稿。」

正在工作的 Remie 以及被書籍環繞的《大誌》辦公室

首先必須成為一名讀者

雜誌與一般書籍的不同之處在於,它的圖片比重很大,因此如何安排圖文的走向,就是雜誌美術設計的首要挑戰。《大誌》的版面有個專屬大誌的風格,與一些著重設計創意的雜誌不同,它穩固、一致,每一期的變化並不大。Remie 解釋,其實這與《大誌》的理念有關,他們希望面向人群,著重的不是視覺創意,而是使人能舒適順暢地接收到訊息的易讀性。要先走文字還是先走圖片、這張圖要放左邊還是右邊、要放大還是縮小,都會產生一種敘事邏輯,告訴讀者應該怎麼閱讀這篇文章。作為一名雜誌美術設計,Remie 的工作其實不像一般定義上的「設計師」,反而更接近編輯,在不能改變來稿內容的前提下,以合理且統一的邏輯、整齊舒適的版位、高度的美感來整頓圖文脈絡,透過版面的設計,來幫助稿件鋪展故事。「我認為雜誌美術設計所做的不在於視覺圖像的創造,而是在進行一種更好的安排,我們需要先是一名『讀者』,去感受圖文先後順序所產生的閱讀引導性、圖文之間的距離在閱讀上的舒適度。既要顧及跨頁整體視覺、也要看單一個區塊、一句話、一個字的閱讀順暢度。」

Remie 除了跟隨原本的《大誌》風格,也在固定專欄上研究出更好的排版。例如小樹的音樂專欄,每期介紹四張專輯和一個樂團 Q&A,文字量通常很多,以往是每期變化排版,Remie 則是將專輯照片固定成同一尺寸,介紹文字隨右橫跑,Q&A 則統一放置右側成一直欄。Remie 說道,內容是否排得完,和如何阻斷空間是有關的,而這樣的排法能最大程度地容納文字,即使專輯名稱太長、Q&A 文字太多,都一定能在一頁內跑完,而且整齊美觀,對讀者而言,閱讀邏輯一目瞭然。

▲由 Remie 設計排版的小樹音樂專欄,整齊美觀,閱讀邏輯一目瞭然

▲《大誌》100期「愚人世代的裝訂邊格言」特輯,是 Remie 執行過最有挑戰的一期,根據不同的字數與內容,設計了四種不同排法,美觀之餘又顯得活潑

字型,映照情感的透明玻璃

文字是雜誌的主要成分之一,字級大小、字距、行距、顏色都會影響它們表現出來的態度。又大又緊密的文字就像節奏急促地大聲說話,小字就像喃喃絮語;低飽和度的顏色溫柔又低調,鮮豔的顏色自信亮眼;除此之外,也要講求主次、重要性高低的層次安排。字型的選用,當然更是影響內頁氛圍的重要因素。問 Remie 覺得在編排什麼樣的內容時,字型格外重要?她回答,沒有對什麼內容是「不」重要的,雖然一般讀者可能說不出字型間的差別,但他們一定能從經驗中感受到何者閱讀起來是更舒適的。字型透明地映照內容與情感,人們通常不會注意到它的存在,但只要它有點不對,就會立刻刺激到讀者的眼球和情緒。「就像如果我們這年紀收到一封手寫情書,心頭小鹿亂撞地打開信紙,結果字寫超扭曲或圓滾滾的幼童字體,應該什麼浪漫瞬間都沒了,也是會很想退件吧?但這年頭收到手寫情書已經即為難得,就將就將就收下吧!」她俏皮地說。

每種字型都有自己的個性,而要選擇什麼字型,則要視不同雜誌的風格而定。Remie 在《大誌》裡使用的是華康黑體、華康明體、DIN、Garamond 等,因為這些字體中性,大眾、易於閱讀,是適合使用於長篇文章的內文字體,對讀者很友善,與《大誌》性格相符。她也喜歡日本 A-OTF A1 明朝體的穩重安靜、復古有氣質,但它的個性比較強,適合文學性較高的書籍或雜誌,相較下就不會在《大誌》裡使用它。對 Remie 而言,字型在雜誌編排上扮演的是一個客觀訴說故事的角色,以一個中立的立場,將解讀的權利留給讀者:「我會期許它不用是個外型出色的佳人,但會是一個相貌端正、口齒清晰的說書人,不帶多餘情緒地將故事唸完,文字所要傳遞的感動就留給讀者各自感受。」

中性的字型扮演著客觀訴說故事的角色,將解讀的權利留給讀者

喜歡手寫行事曆當日記,覺得線上 calendar 會讓自己的生活丟失在雲端世界裡,不趕稿的日子就用書填滿的 Remie,對紙本一往情深。其實很想問問經過了每月作息顛倒、燃燒腎上腺素瘋狂趕稿、挑戰要求無奇不有的高難度廣編的這許多日子,她是否有消退對書籍雜誌產業的熱情?但從她還亮閃閃的眼神(雖然看起來有點睏)和介紹每一個版面時興致勃勃的表情與肢體來看……顯然沒有。這些雜誌美術設計們不以創造為要務,他們兢兢業業畫著地圖,以鍥而不捨的職人精神,為迷途的視線指引一條條康莊大道。閱讀雜誌怕迷路?沒關係,每個版面裡都住著一位熱心誠懇的導遊,就帶著輕鬆愜意的心情,跟著他們的引導,慢慢地,移動眼球。

 

*本篇字型故事感謝 Remie 熱情受訪

 

【原文出處】

華康字型官網-字體與文化

視線跟我走!雜誌裡的隱形導遊──專訪《大誌》美術設計職人

http://bit.ly/2sjgGu7

【華康字型官方網站】
https://www.dynacw.com.tw

  •  
  •  
  •  
  •  
  •  
  •  
  •  
文章分類:
品牌專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