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视线跟我走!杂志里的隐形导游──专访《大志》美术设计职人

Written by
dynacomwaretaiwan

在人流来去的捷运站、火车站出口,或是聚集年轻学生的大专院校附近,经常可以见到或坐或站,著醒目橘色背心,手举一本杂志向过路客兜售的街卖者们。他们是《The Big Issue Taiwan/大志杂志》的合作工作者,透过贩卖杂志取得自营生计的机会。《The Big Issue》创始于英国伦敦并已在许多国家发行,台湾版也于 2010 年 4 月正式创刊。其内容囊括时事、社会议题、艺文及娱乐资讯,主要的销售通路,是由经过征选与训练辅导的街友或社会弱势族群所组成的贩售员在街头贩卖。

既然走的是街头贩售模式,从内容到版面,都势必要打通大众布局,吸引人驻足购买。带点日系风味的《大志》,视觉质感清新舒适,图文的安排引导读者流畅阅读,宛如在版面里装了 google map。那藏身其中辛勤绘制著版面地图,期期带领读者自在漫游的,正是《大志》的美术设计师。本次的字型故事,就带你直击《大志》的幕后办公室,看看美术设计 Remie 如何化身隐形导游,在杂志版面里为人指点迷津。

从爱书人变成制书人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书。”为何会选择成为杂志的美术设计?Remie 的开场洋溢热情,从小就爱书──不只是阅读,也喜欢“书”作为一项物品──的她特别喜欢囤书,把房间塞得满满,被书的气味团团包围就觉得安心。于是大学毕业后最大的执念就是要做和书有关的工作,从行销、通路、企画到设计可以来者不拒,她一口气投了二十几封履历,全是出版社、杂志社。“在那些信里我也没写到是想应征什么职位,只是表达我对纸本书的热情,将我的作品集附上,简单向他们介绍我做过的事情,希望如果有合适的职位可以聊一聊。”《大志》也是她主动出击,“因为大志没有对外征才,我觉得自己也茫然蛮久的,想说换个方式,就是他没有征人但我丢看看,结果意外地录取了,有时候,就好像是缘分吧。”

这缘分的时间轴还得再往回退一格,大三时她做实习生,上班经过捷运站就会看到《大志》贩售员,她每期都会买,当时还在日记里写下:“希望毕业之后可以到大志工作。”大概是不知哪路神明听到了她的愿望,从此她从爱书人升级,进入了与纸页为伍的生产线中,燃烧她勃勃的热情。

入行门槛第一条:能等能耐能熬夜

要成为杂志美术设计,当然要有一定的美感与相关技能,但最重要的特质却与身心都有关,那就是你得要有个很能熬夜的身体和比常人多十二万倍的耐心。“我每个月可以做稿的时间很散乱,集中起来大概是五天,对,有七天就要笑了。”剩下的二十几天,她的主要工作就是等待、等待和等待。《大志》内容以外稿为主,月初由主编企画、与外稿作家接洽、收稿、编辑,全部来到美术手上已剩下不到一周,美术稿做完后,还会经多次改稿、重复校稿,当然,还有诸如文稿延宕与各种不可抗力的状况,再加上不定量的广编稿……这是纸媒的自然生态。“刚来大志的前几期,我每到月底时都会很紧张,想着稿子怎么迟迟没进来。后来更了解纸媒生态后就很淡定了,因为你紧张也没用,写手写不完就是写不完,你能做的只有养精蓄锐,准备好在收到稿后快速排完。”进印刷厂前最后几天往往是小夜连大夜,甚至通宵到天亮,作息极端。“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对比较被动的工作,是你再如何缜密地计算与调配工作时间,也无法避免要在深夜赶稿。若你本身是午夜十二点一到便会陷入恍惚的人,这将会是一份异常难熬的工作。”交完稿,整顿整顿,下个月轮回到来,就提枪再战。除了耐心,足够强大的技能也可以稍稍协助你对抗这种命运:“对软件操作的熟悉度,能让你抢到多一点睡觉时间;平时随手收集起来的不同杂志与文宣品,在截稿前夕特别能立即触发灵感、快速完稿。”

正在工作的 Remie 以及被书籍环绕的《大志》办公室

首先必须成为一名读者

杂志与一般书籍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图片比重很大,因此如何安排图文的走向,就是杂志美术设计的首要挑战。《大志》的版面有个专属大志的风格,与一些着重设计创意的杂志不同,它稳固、一致,每一期的变化并不大。Remie 解释,其实这与《大志》的理念有关,他们希望面向人群,着重的不是视觉创意,而是使人能舒适顺畅地接收到讯息的易读性。要先走文字还是先走图片、这张图要放左边还是右边、要放大还是缩小,都会产生一种叙事逻辑,告诉读者应该怎么阅读这篇文章。作为一名杂志美术设计,Remie 的工作其实不像一般定义上的“设计师”,反而更接近编辑,在不能改变来稿内容的前提下,以合理且统一的逻辑、整齐舒适的版位、高度的美感来整顿图文脉络,透过版面的设计,来帮助稿件铺展故事。“我认为杂志美术设计所做的不在于视觉图像的创造,而是在进行一种更好的安排,我们需要先是一名‘读者’,去感受图文先后顺序所产生的阅读引导性、图文之间的距离在阅读上的舒适度。既要顾及跨页整体视觉、也要看单一个区块、一句话、一个字的阅读顺畅度。”

Remie 除了跟随原本的《大志》风格,也在固定专栏上研究出更好的排版。例如小树的音乐专栏,每期介绍四张专辑和一个乐团 Q&A,文字量通常很多,以往是每期变化排版,Remie 则是将专辑照片固定成同一尺寸,介绍文字随右横跑,Q&A 则统一放置右侧成一直栏。Remie 说道,内容是否排得完,和如何阻断空间是有关的,而这样的排法能最大程度地容纳文字,即使专辑名称太长、Q&A 文字太多,都一定能在一页内跑完,而且整齐美观,对读者而言,阅读逻辑一目了然。

▲由 Remie 设计排版的小树音乐专栏,整齐美观,阅读逻辑一目了然

▲《大志》100期“愚人世代的装订边格言”特辑,是 Remie 执行过最有挑战的一期,根据不同的字数与内容,设计了四种不同排法,美观之余又显得活泼

字型,映照情感的透明玻璃

文字是杂志的主要成分之一,字级大小、字距、行距、颜色都会影响它们表现出来的态度。又大又紧密的文字就像节奏急促地大声说话,小字就像喃喃絮语;低饱和度的颜色温柔又低调,鲜艳的颜色自信亮眼;除此之外,也要讲求主次、重要性高低的层次安排。字型的选用,当然更是影响内页氛围的重要因素。问 Remie 觉得在编排什么样的内容时,字型格外重要?她回答,没有对什么内容是“不”重要的,虽然一般读者可能说不出字型间的差别,但他们一定能从经验中感受到何者阅读起来是更舒适的。字型透明地映照内容与情感,人们通常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但只要它有点不对,就会立刻刺激到读者的眼球和情绪。“就像如果我们这年纪收到一封手写情书,心头小鹿乱撞地打开信纸,结果字写超扭曲或圆滚滚的幼童字体,应该什么浪漫瞬间都没了,也是会很想退件吧?但这年头收到手写情书已经即为难得,就将就将就收下吧!”她俏皮地说。

每种字型都有自己的个性,而要选择什么字型,则要视不同杂志的风格而定。Remie 在《大志》里使用的是华康黑体、华康明体、DIN、Garamond 等,因为这些字体中性,大众、易于阅读,是适合使用于长篇文章的内文字体,对读者很友善,与《大志》性格相符。她也喜欢日本 A-OTF A1 明朝体的稳重安静、复古有气质,但它的个性比较强,适合文学性较高的书籍或杂志,相较下就不会在《大志》里使用它。对 Remie 而言,字型在杂志编排上扮演的是一个客观诉说故事的角色,以一个中立的立场,将解读的权利留给读者:“我会期许它不用是个外型出色的佳人,但会是一个相貌端正、口齿清晰的说书人,不带多余情绪地将故事唸完,文字所要传递的感动就留给读者各自感受。”

中性的字型扮演着客观诉说故事的角色,将解读的权利留给读者

喜欢手写行事历当日记,觉得线上 calendar 会让自己的生活丢失在云端世界里,不赶稿的日子就用书填满的 Remie,对纸本一往情深。其实很想问问经过了每月作息颠倒、燃烧肾上腺素疯狂赶稿、挑战要求无奇不有的高难度广编的这许多日子,她是否有消退对书籍杂志产业的热情?但从她还亮闪闪的眼神(虽然看起来有点困)和介绍每一个版面时兴致勃勃的表情与肢体来看……显然没有。这些杂志美术设计们不以创造为要务,他们兢兢业业画着地图,以锲而不舍的职人精神,为迷途的视线指引一条条康庄大道。阅读杂志怕迷路?没关系,每个版面里都住着一位热心诚恳的导游,就带着轻松惬意的心情,跟着他们的引导,慢慢地,移动眼球。

 

*本篇字型故事感谢 Remie 热情受访

 

【原文出处】

华康字型官网-字体与文化

视线跟我走!杂志里的隐形导游──专访《大志》美术设计职人

http://bit.ly/2sjgGu7

【华康字型官方网站】
https://www.dynacw.com.tw

  •  
  •  
  •  
  •  
  •  
  •  
  •  
文章分類:
品牌专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