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字型专家・小宫山博史专栏】 你知道现存世上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刷佛经来自韩国吗?

Written by
dynacomwaretaiwan

朝鲜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刷

谷腾堡(Gutenberg)用金属活字印刷《古腾堡圣经》(四十二行圣经)据说是在1450年代中期。不过在此之前,朝鲜高丽时代已有金属活字印刷的书籍流传至今。这本书就是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卷下,1377年在清州兴德寺以金属活字印刷刊行。人们认为这本书的封面在数年后曾经过一次更换,而新替换的封面上仅写着“直指下”。

“白云”是高丽王朝末期的禅僧曹溪大禅师景闲(1298~1374年)的号。书名中的“直指心体”出自悟道名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大韩民国文化公报部海外公报馆刊行的小册子《直指下 解说》中,韩国印刷史研究者的作者千惠凤对此说明道:“修禅并正确看清楚人心时,就会顿悟到,人的心性其实就等同于佛心。”

小册子上并无记载刊行年份,不过解说中有记载“去年夏天”这本书“在巴黎公开”,由此可知小册子的原稿是在1973年撰写。我已经忘记这本小册子是当时位于池袋的韩国文化院所举办的韩国贵重书展中,孙宝基(韩国印刷史研究者)先生演讲时所发的附件,抑或是平时摆放在文化院供人自由拿取的资料。我还记得这个展览的举办是为了纪念韩国总统全斗焕来访日本,所以应是1981年左右的事。

当时的我,还没开始研究日本近代金属活字史,而且对中国、韩国的活字史没有半点兴趣,甚至也不具有相关知识,因此我完全想不起来当时的演讲内容。尽管如此,我对于孙宝基先生消瘦的身形和严肃的神情还是留下了一些印象。不过,在此之后我的确买了好几本千惠凤小姐和孙宝基先生所著,在韩国发行的几本韩国古印刷史书籍,进而开始产生兴趣。

《直指下》是采用韩国特有的五针眼订法(五孔线装法,中国、日本通常采用四孔线装)的线装本,共39张折页。第39页正面记载:“宣光七年丁巳七月 日 清州牧外兴德寺铸字印施”。宣光7年为1377年。

从文字颠倒、书口处的书名缺字、“铸字印施”的记载可得知,这本书是以金属活字印刷而成。据千惠凤小姐所言,其中还看得出混用了木活字。

举例来说,第24页正面第3行最后一个“日”字即是颠倒字。这个“日”字中间横线的左侧分离,而且一般来说竖划都是往下超出横线,这个字则是往上超出横线。由此也可知道,第8页正面第3行倒数第4个“日”字,和最后一行倒数第2个“日”字都是正向字,排版方向正确。

第24页正面倒数第3行第2个字“汝”,其构造和其他字不同,品质特别低劣。我认为这是因为没有这个活字,而另外雕刻木活字来使用的。第39页正面书口处的书名印成“直 下”,缺少了“指”字。书口处的书名只有这一页有缺字,其他都是正确的“直指下”。

1972年(昭和47年)5月,为纪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图书年”而在巴黎国家图书馆举办“LE RIVRE”(书籍)展览,这本《直指》就是在此展览中展出。书籍研究家庄司浅水先生当时正巧在巴黎,偶然透过玻璃看到了《直指》这本书,并将这件事记录在《书籍五千年史》(日文原名:‘本の五千年史’。东书选书,1989年)中。根据参展目录,朝鲜书籍共有三项展示物,分别是第42项《直指》、第43项《经国大典卷之二》(1481年刊)、第51项《舆地图》(1484年刊)。而《经国大典卷之二》第1页正面的图片被刊登在目录上。

顺道一提,谷腾堡(Johanul Henne Gutenberg)、大众特(Johann Fust)、舍费尔(Peter Schöffer)等人制作的《古腾堡圣经》(约1455年)是编为第109项展示品。

书中记载的兴德寺位址不明。1984年(昭和59年)清州云泉洞一带的住宅地开发工程中,发现了寺院遗迹,出土文物中有铭刻“兴德寺”字样的物品,因而得知寺院的实际地点。目前在原址地兴建了清州古印刷博物馆,住址也被认为是为了纪念此书,而定名为“忠清北道清州市兴德区直指路113(云泉洞866)”。清州市位于首尔南方,距离首尔约2个小时的车程。

2014年(平成24年)4月26日于印刷博物馆举办的“朝鲜金属活字文化诞生展”纪念演讲会中,清州古印刷博物馆学艺研究室长黄正夏先生以“高丽时代金属活字印刷的发明与《直指》的印刷”为题进行演讲。当时发给与会者的资料中记载着《直指》流落到法国的过程。以下为其内容概要:

Collin de Plancy于1888年(明治21年)被任命为法国首任驻韩代理公使。1896年(明治29年)至1906年(明治39年)这10年间再度就任为总领事兼驻首尔公使,任期中蒐集了大量古书。《直指》就是这段时间购入的书籍,于1900年(明治33年)巴黎世界博览会韩国馆中展出。表示是在他就任4年期间的某一年所购入。Plancy收藏的书籍于1911年被公开竞标,《直指》由Henri Vever以180法郎得标。Vever死后,其孙Francis Mautin依照遗言,于1952年(昭和27年)将此书寄赠予法国国家图书馆,直至今日。

约15年前我在首尔工作时,第一次参观了清州古印刷博物馆。当天虽然是周日,但参观人数不多,得以在静谧的环境中观赏各种金属活字的展示。博物馆旁,一栋重建的兴德寺小型庙宇在微雨中伫立,呈现一种沉静而美丽的景象。

当时,我在博物馆商店购买了《直指》的原尺寸影印本,试着量了活字大小。(2017年1月再访时已无贩售)《直指》共有39张折页(78面),1页大小为纵246mm ×横170mm,版面(单线外框)为210mm × 148mm,11行。1行字数为17~20个字。折页正面书口处印有书名及页数。《直指》原本应该是一卷书册,不知从何时开始分为两册。分册装订时纵长稍微裁短了一些。

第8页正反两面每一行都塞满了字,因此很容易判断排版方式。总计22行之中有16行排了19个字,6行排了8个字。内文外框的内径是208mm~209mm,单纯除以文字数的话,一个字的长宽大约是11mm~11.6mm。然而,文字的纵长并非一致,也存在14mm的字。纵方向较长的文字大约是12.5mm~13mm,“一”大约仅有一半长度。此处还出现如同雕版书般文字重叠的现象。另外像是第8页正面第7行的“闻广南”、“镇海”、第10行的“此珠”、最后一行的“襌师”,以尺放在文字列旁确认时,可以看到上述这些字的笔画几乎占满了整行的宽度,这或许是因为墨水超出活字范围所导致。

也许因为字体大小不一,为了让行末文字对齐,各行字距似乎有进行过调整。各行印有分隔线,宽度为13.5mm~14mm,字宽最大13mm。

这套高丽活字或许是左右宽度为固定尺寸,上下长度会考量到文字构造而有几种不同的尺寸。和活字有流传下来的李氏王朝铜活字相比,高丽的金属活字并未发现活字的实物,不清楚其制作方法为何。但是,它和不久后就制作出来的李氏王朝铜活字“癸未字”(1403年)应有某种关联性,这是可想而知的事。不过,一般认为,这本《直指》是寺院印制的版本,和官方印制版相比,自然不及官版精致。

活字的铸造方法之一,是以蜡制作凸字模,埋进海泥里,再将熔解的金属倒进去制成活字,高丽活字是否亦采此法制成呢?蜡字模融化后,就无法再制作出相同的字形。又或者,它采用的是制作木雕字模,压印在海泥上,其上放置平坦泥板,将熔解的活字材料倒进凹陷空间的做法。若是如此,相同字形的活字就能重复出现。无论是何种字模,上面的字应该都是镜像文字。

《直指》的活字是楷书体,我很好奇字稿是如何做成的。若是木雕字模,看是要直接从书籍中将字体切割下来用,或是重新写出字稿,再将字稿反面贴在字模素材上雕刻即可。然而,若是蜡字模,我就不知道是否也可以这么做了。

另外,活字尺寸究竟是以何种测量器具为基准,我也十分好奇。单纯一点思考,可以想像是使用当时的“尺”。这样的话,高丽王朝时代的“尺(高丽尺)”又是采用什么样的度量衡规制呢?很遗憾的,这点我也不甚清楚。

《直指下》于2001年登录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纪录遗产。
中国发明的活字印刷术流传到遥远的欧洲发扬光大。

〈注〉:本篇连载文章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皆取自横滨开港资料馆收藏本。

 

【原文出处】

华康字型官网-小宫山博史的活字百宝箱专栏

明体汉字活字的开发 连载系列第四篇

http://t.cn/EKtY7ko

【作者介绍|关于小宫山博史】

日本字型设计一代宗师,至今活跃于字体设计、活字字体史研究、书写体设计教育等三大领域,代表作含RYOBI印刷机贩卖的照相排版书体、平成明朝体、特太平体明朝体等多项知名字体。

【华康字型官方网站】
https://www.dynacw.com.tw

  •  
  •  
  •  
  •  
  •  
  •  
  •  
文章分類:
品牌设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