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人体即画布,用针与墨铭刻的纹身诗──专访刺青职人凯凯

Written by
dynacomwaretaiwan

经由破坏、修复、结痂,而后重生,美于焉诞生并绽放,这是刺青独有的生命轨迹。刺青在全球各地都有自身的历史脉络,在台湾,其文化意义也曾几度流转。曾经,人们对于刺青的认识大多伴随负面印象,不过在今天,它已逐渐转变成某种时尚潮流,有越来越多人寻访自己中意的刺青师,希望能在身上留下或缅怀、或纪念、或自我激励,或者,单纯追求美的印记。今天就跟随字型故事,抛开可能存在的成见,一同进入刺青职人的美学世界。

 

走一条非主流的“绘画”道路

在阳光炽热的午后,刺青师凯凯著和风浴衣短衬衫与短裤出现,刺青纹样从四肢展开又延伸到露出的脖颈,仿佛自己就是一张散发著自由野性的画布。他带着我们走进工作室,开口第一句话是:“我可以先去买个早餐吗,对不起啊我平常没这么早起床的。”他有属于自己的日常作息,与朝九晚六的上班族生活截然不同,正是因为讨厌被任何制度束缚,使他进入以刺青维生的日子,享受着这种我行我素的自由。“对我来说做刺青不只是赚钱,它是很天马行空、很自由的事情,我不喜欢受拘束。”

选择刺青的道路,是兴趣、营生与非主流三个因素的综合结果。很小就被大人发现画画天分的凯凯曾经被送去画室学习素描和水彩,虽然对彼时的他而言,美术仿佛只是拿来逃避课业的天堂。后来从复兴美工的广告设计科到大学的设计系,出路好像顺理成章,他却直到大三、大四才真正开始思考未来。“因为喜欢画图,我就想有什么是可以继续画图、会有兴趣,又可以当饭吃的事情。我喜欢非主流的东西,当时想到两条路,一条是喷漆,一条是刺青,但喷漆不知道要找谁学,于是就决定学刺青。”在纸张上画图和用纹身枪在皮上刺图是完全不同的手感,因为在纸上作画时桌子会立即给予力量的回馈,但软皮无所着力,几乎掌握不到深浅。凯凯自言,刚开始在人工皮上练习的时候,刺出来的线没有一条是直的,让他一度自我怀疑,但随着时间与经验的积累,手的稳定度会越来越高,身体会渐渐记住针感,知道下到怎样的深度代表已经入色。起初他就在家里厨房自学苦练约半年,又进入一间刺青店待了一年多,才自觉较有系统地掌握了刺青的技术。

   

一花一世界的图像哲学

玫瑰的热烈燃烧成烟,猛狮头上开满了花,怕水的鱼穿上了星空泳衣,老虎把玩着月亮,菱形窗框中是榆树、云和尝试自由的鹰。凯凯的刺青作品以黑白为主,他最为人熟知的风格,便是笔触细腻的物件与物件拼贴穿越之后产生的新趣味,就像故事峰回路转,生命在此叠合,世界就得以变幻不息。他说:“我喜欢图中图的概念,比如一个楼梯爬出来会到哪里,一个杯子里可以看到什么东西,就像佛家所讲的一花一世界。”他的作品题材丰富,仿佛有取之不尽的创意,每一幅都成一首铭刻于身体的诗,每一步都跨出崭新的图像哲学。

这样的风格并非一朝形成,而是经过创作者的自我挣扎、探索与历练所演变而来。凯凯告诉我们,最初他其实想做old school(美式传统刺青),但old school是较简化、粗线条的风格,而他本身的专长与创作惯性却以写实表现为主,善于细节的处理。再加上old school的学问太深,对凯凯来说,每一个传统都是文化的传承,只要对该文化内涵了解不够深刻,做出来的东西便不能称之为传统,而变成了新的创造。于是他决定仍从写实画风入手,画著画著却愈感面目模糊,找不到自我风格。随着眼界的拓宽,广泛从他人的刺青作品、展览、电影、诗、歌词等地方找寻灵感,后来更接触了超现实主义的作品,终于形成了他如今的典型风格。

文字或图像,均是点线面的结合

文字──尤其是汉字──本身有着不同于图像的内涵与能量,凯凯说,现在也有越来越多人要求刺文字。问到客人最常要求刺什么样的文字,他说通常是家人的名字,爷爷奶奶的姓名或手写签名最多,或是对自己有特殊含义、能带给自己力量的词汇。

文字与图像似乎是不同的概念,对于刺青师而言,两者在操作上又有什么实质的不同?凯凯回答:“对我来说都一样,都把它当成图来做。”例如书法字有浓淡干湿形成的视觉效果,有飞白、渴笔或粗细的变化,早期的刺青可能会刺完外框割线,框内则尽数涂黑,现在的趋势则是讲求接近真实的温度,操作过程就变得细致许多。但是在凯凯眼里,这些复杂与细致,全部可以分解成点线面。将朋友创作书写或客人自己提供的字迹转印在皮肤上、割线(刺图案边线),接着打雾(上色)、处理细节,该深即深,该浅即浅,该留白即留白,不平整的边缘就慢慢往外加墨,先从部分下手,完成后再进行下一步,其方法和他惯于操作的细腻写实图像一样,需要的是时间和耐心。遇到英文字则有些许不同,它大多只是简单的线条,而纯粹的线条却最考验基本功。因为刺青没有尺的辅助,全都仰赖徒手,其线条的呈现,与手的速度和稳定度有绝对关系,刺歪了就是刺歪了,几乎没有补救的空间。

“刺青可能就是我的天命”

在刺青逐渐向去污名化道路前进的现在,有许多人将它视为一种艺术的项目。但对凯凯来说,它不是艺术,而是介于艺术与设计之间的产物。“当然它跟钱产生直接关系是一个原因,二来有时你做的东西不完全是自己想要的。客人会有客人想要的样子,但刺青师也有自己的坚持,因此成品是客人和刺青师的想法各占一半,不是完全只属于某一方的。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是有温度的。”

刺青入行非常辛苦,因为学徒没有薪资,经济问题都得自己解决,在出师之前要承受漫长的煎熬。但当凯凯决定要做刺青的时候,就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唯有这样孤注一掷,才能够倾尽全部的心力。问他究竟如何坚持下来,他的回答看似骄傲,其实是一种自我内在的坚实笃定:“因为我知道我会成功,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我知道我会。”现在的凯凯,已拥有超过5万粉丝数的Instagram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但他还会持续往前走,对每一个作品用心讲究。他说,刺青改变了他太多,经由认识刺青、愿意尝试学习、要求自己不断进步、和他人交流、去接触各种事物,这是他生命的成长。归根结底,刺青对于凯凯的意义简而有力:“我想做刺青,而且想要一直做下去。”

每个委托刺青的客人都有其自身的想法,每个刺下的图案都有其自身的意义,就如同凯凯自己手臂上的浮世绘海浪,载沉载浮,隐喻人生的起起伏伏,他说,“人都会有沉下去的时候,重点是,你能不能再浮起来。”那是凯凯的生命力量。刺青的图案也可能不代表什么,只是心中美的感觉的具现,或是单纯感觉对了,但只要不刻意去除或覆蓋,它在身上就是一辈子。于是刺青师就拥有了赋予人一辈子的权力,他们给予人们疼痛伤疤与浪漫情怀的结合体,在人体上持续铭刻那些关于一辈子的故事。*此篇字型故事感谢凯凯热情受访。

【原文出处】

华康字型官网-字体与文化

人体即画布,用针与墨铭刻的纹身诗──专访刺青职人凯凯

http://bit.ly/2XShMvV

【华康字型官方网站】
https://www.dynacw.com.tw

  •  
  •  
  •  
  •  
  •  
  •  
  •  
文章分類:
创意设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