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创作,是为了和社会说谢谢──剪纸职人杨士毅的幸福哲学

Written by
dynacomwaretaiwan
艺术创作的动机有千千万万种,有些是为了抒发内心的喜悦或伤痛,有些渴望成就自我,有些是为了满足创作的欲望以及乐趣……还有一种,是想要捧出自己所有的真心,向社会表达谢意,给人们带来幸福,这便是剪纸职人杨士毅的创作宗旨。字型故事今天来到了杨士毅的剪纸工作室,在热情的台南古都,让我们一起畅谈关于幸福的人生哲学。

 

走上剪纸的这条路:从与人竞争到传递幸福

暱称阿贵的杨士毅在开始剪纸之前,艺术征途已然战果丰硕。他是导演、摄影师,会拍片、画画,甚至也写诗、写剧本,他的影像与摄影作品从学生时期便获奖无数。因缘际会,接触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大师”(Master of Industrial Folk Art)的已逝剪纸艺术家库淑兰作品,就一直想去她的家乡陜西,于是在2007年,他参加了云门舞集文教基金会的“流浪者计画”,启程远游。在匮乏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杨士毅,其自我评价是“什么都烂,烂到爆,没人喜欢我”,因此当时他更多是秉著“多学一样东西,就多一个竞争武器”的动机而行,然而从流浪的开始到最终,他却一张纸都没有剪。他在库淑兰的家乡,看着环境和处境都不好的剪纸大娘,内心充满震撼—— 她们的剪纸作品,竟然没有悲伤和愤怒,“她们做剪纸不是为了创作,是想要用双手在匮乏的环境,为孩子带来好一点的生活。然后我就发现自己没有那一颗心,就想杨士毅你没有那颗心就不要做了,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自己也骗不了自己,我们没有那一份为人设想、给人祝福的心,把事情做得再漂亮,把话讲得再好听,都没什么意义。”

返乡之后整整七年,他没有碰过剪纸,虽然仍持续创作,却都未发表。这是一场长长的战役,敌人是自己。“我在学习一个很单纯的事情,那就是:杨士毅,没有人看到你,你愿不愿意继续往前走,你做了一大堆事情,但都不让别人知道,你还愿不愿意继续做?那七年里,我终于把因为自己的脆弱、恐惧而自然要去竞争的习惯,慢慢地消弭掉。”七年后,他当时的女友现任的妻子要搬家,要他剪一张“囍”,祝贺她入厝。那是他第一张“作品”,爱人的笑容是一盏明灯,他第一次懂得,原来创作真的可以不为竞争,而只为了将幸福传递给别人。

“社会就是我的创意总监”

现在的杨士毅是重生之后的版本,与从前专注在创作里表达黑暗、孤独与恐惧的那个杨士毅判若两人。但重生版的杨士毅有了新的烦恼:“欸杨士毅你长大了,你现在要出社会了,你怎么跟社会说一句谢谢你?”剪纸不是水、米和空气,人们大多数的生活并不需要它,但社会还是一直给他案子做,他便将谢意转化在作品上,用行动回馈:“有人问我说,我为什么会一直坚持在剪纸这件事情上,我跟你讲,我没有坚持在剪纸,是社会给我这条路走,如果社会没给我这个工作做,我也做不下去,因为我要赚钱照顾家庭,所以为什么我会这么感谢,感谢不是感觉,而是一种行动。”

对杨士毅来说,付钱的当然是老板,但他真正的业主,永远是社会与大众。“做这些东西之前,有时候我眼睛会闭上,想想现在社会需要什么,他就会成为你的创意总监。其实要做的内容社会都已经写好了,我就像是打印机,把社会需要的都打印出来。”

他的剪纸作品承载了社会许许多多的故事,他和我们分享其中一件:2018年在嘉义梅山太平36弯上的“太平的祝福”。这是由梅山市区前往太平村的必经道路,短短13公里的路程,海拔会从95公尺陡升至1000公尺,弯道弧度接近180度,但驱车转过30弯以上,就能看尽嘉南平原的辽阔风光。这些迂回曲折都象征人生,路途危险且辛苦,但是风景美不胜收,于是杨士毅希望在弯道置入勇气,给每一个进入转折处的人生少一点打击,多一点打气。他公开征集温暖文句,配合剪纸艺术,打造了37个地景装置。在第3弯道上的“你的笑容照亮了回家的路”,是一位值勤总是长达20小时、与家人聚少离多的消防员写给两岁孩子的话,没想到一个月后,他便为了救出火场中另一个孩子而因公殉职。杨士毅将缩小版的纪念作品交到家属手中,给孩子留下凭吊与记忆之物,待他长大,他会知道,爸爸送给他的话已经永远被放在那个弯道上,变成所有过路人的力量。杨士毅用两年完成这个案子,但故事却成为永恒,断裂的时间得到接续,于是爱从此绵延不绝。

善待他人的设计力量

剪纸是一门透过消失而得以存在的艺术,线条与形象之所以能够显现,正是因为有东西被剪掉了。那么要如何让所有的消失与存在都适得其所?那便是设计的力量。剪纸的技术关键之一在于结构的计算,杨士毅说,传统剪纸为了支撑结构,往往会留下很多不必要的线条,这是权宜之法,却并不善待观者的眼睛。他试图从中创新,每每绞尽脑汁,将结构巧妙地隐藏在造形之中,尽可能不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

文字的设计更是一门学问。要将原本充满断点的文字支撑在一张纸上,不仅需要设计连结点,还经常得做一点变形。但文字最重要的功用是沟通与传达,如果形貌被过度扭曲、笔画或空间产生问题,就可能会影响辨识和阅读。杨士毅言道,“你要在很强大的限制里面去找到美感,而不是在一个没有限制的状态底下去呈现你想要的美,那个强大的限制就是共通性,大家能共通的阅读,然后快速的辨识。”因此设计文字的时候,就必须让连结点自然而和谐地融入笔画空间之中,在不扭曲文字原貌的前提下,让结构稳固安身。这所有的细节考量,都是源自于剪纸职人心中想要善待他人的温柔。

每一个线条 都与幸福有关

杨士毅工作室的玻璃窗上贴著大大小小的红色窗花,在我们眼中缤纷盛开,杨士毅指着它们问道:“这些花你们觉得好不好看?”我们异口同声说好看,他却接着说:“但这些其实都是失败的作品。”为了要找到对的那朵花,他得不断尝试,至少剪出2、30种,直到出现最精准、最符合整体需求的那一朵。他叙述道:“其实剪纸就是不断经历失败的过程,一开始试着乱剪,打开纸发现不合心意,就观察哪里有错误,然后继续剪,每次失败都是趋向精准的过程。”

这就是他剪纸技艺的“进化”,无关风格或题材的演变,而是越来越追求线条的精致准确与整体的美感。这不仅是艺术家本身的创作演化,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拿出更好的作品,去满足更多的人:“一开始你就是直觉地剪,可是当你要去给人东西的时候,你知道那不是只有你自己开心、喜欢就好,你会越来越讲究、越来越精致,然后越来越专业,可是这个专业不是为了竞争,而是想带给别人好的感觉、幸福的东西。”无数次的失败尝试,无数次的技艺磨砺,其目的的终点站,全都名为幸福。

尾声

在访谈的最后,被要求现场剪纸的杨士毅起心动念,搬出更多纸张刀剪,把访谈人员全部拉下水。“不要想那么多啦,就随便剪啊,小时候你们拿起纸不就是这样剪剪剪的吗?”杨士毅特别喜欢一种叫做万年红的纸材,这种来自日本的纸张红色鲜洁、久不褪色,就像祝祷幸福长久延续。我们轻轻摩挲著这些鲜红的纸张,最初还有些别扭拘谨,然而在围着木头长桌各执一笔一剪,专注地重拾童年记忆的神秘时光里,似乎也尝到了某种幸福的滋味——那是一点突来的自由,一点彼此挨着身体的热度,一点分享的喜悦,和一点对此难得缘份的珍惜。拿起自己的剪纸“作品”,看着光与色彩从镂空的地方渗进来,让世界与它融为一体,突然都觉得有了继续前进的勇气。

 

*此篇字型故事感谢杨士毅热情受访。

 

【原文出处】

华康字型官网-字体与文化

创作,是为了和社会说谢谢──剪纸职人杨士毅的幸福哲学

http://bit.ly/33dIuxs

【华康字型官方网站】
https://www.dynacw.com.tw

 

  •  
  •  
  •  
  •  
  •  
  •  
  •  
文章标签:
·
文章分類:
创意设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