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inLABS品牌癮網站是由Labsology法博思品牌顧問公司所經營維護

负责任的导游 – 无畏旅游 (Intrepid Travel) 帮助旅客花好钱 直接让当地的环境及社区受惠

Written by
Photo credit: Intrepid travel

常说人生就像一场旅程,过程中有高有低,沿路的风土人情及学习历练才是重点。自1988年创立以来,澳洲的B型企业“无畏旅游”(Intrepid Travel) 不仅引导游客骑自行车穿越印度的拉贾斯坦邦(Rajasthan),沿着印加古道(Inca Trail)徒步旅行,跋涉澳洲内陆(Outback);自身更经历改变,找回创立初衷,并持续走在永续获利的路上。

“无畏旅游”(Intrepid Travel)现任CEO桑顿(James Thornton)表示:“B型企业认证帮助我们锁定使命,以超越利润(Beyond the Profit)的企业使命来营运,用永续共益的方式来增长市场。重新关注我们认为重要的价值,透过B型企业的检验是自然而然的结果”这些话正是因之前他们与上市的跨国旅游公司Tui在2011年合组新公司,因经营理念分歧;但“无畏旅游”在双方共识买下六成的股权和平分手。

Photo credit : Adventrous Travel News

Photo credit : Adventrous Travel News

“无畏旅游”的旅程规划让旅客有机会与本地居民一起生活,吃当地人所习惯的吃的食物、乘搭本地交通工具,深入认识当地文化;让旅游目的地的社区直接受惠,让旅客的消费尽可能回到本地人的身上。2002年进一步成立基金会,每年与全球的非政府及非营利组织的合作计画捐赠超过100万美元。  2018 年更任命Leigh Barnes为首位的“企业目标长”(Chief Purpose Officer),负责让公司按目标成长;他的第一个工作是研究旅行对环境的影响。根据《自然气候变迁》(Nature Climage Change )期刊的研究表明,全球旅游业占碳排放量的8%,为之前估计的四倍。

他说:“我们当然希望人们去旅行,因那是最能立即改变了一个看世界的方式,也是我们商业活动的命脉;但飞航是旅程中最大的碳排放来源之一,虽“无畏旅游”自2010年以来是碳中和的,但却用购买碳排抵消(carbon emission offset) 来达到,而那是最便宜行事的方法。我们应该更踏实地在旅游过程中实际地减少碳足迹,没有这些自然环境的人文及美景,就没有任何旅游业能生存。”

Photo credit : Intrepid Travel

Photo credit : Intrepid Travel

“另一重点工作是继续发展以当地社区的旅游行程,不是“只是注入现金就离开”,专注在为当地居民创造持续的经济及环境价值;是全球第一个在2014年禁止乘坐大象的旅游公司之一,但不是禁止而已,而是与“世界动物保护组织”(World Animal Protection, WAP) 合作大象保护项目;不仅能拯救大象,更为当地工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有助于为当地社区带来新的资金,保护野生动物更促成永续旅游。我们希望每年推出三到四个这样的共享价值计划。”

另一个例子,为帮助缅甸偏远地区的发展并赋予妇女经济独立的能力,“无畏基金会”(Intrepid Foundation)与“缅甸行动援助组织”(ActionAid  Myanmar) 合作,在Myaing乡镇和附近的四个村庄进行了一项以社区发展的旅游商业合作计画,以农业活动或传统的手工艺品制作为主。专案支持每个村庄约有20-30名妇女的自助小组,由自助小组所管理的“循环贷款基金”(revolving loans fund),用2%的利率来放贷,从自助小组借钱的妇女也能投资在她们上既有的农业或手工艺制作,或开展新的技能,赋予这些妇女经济独立的机会;利息收入支持运作并在年底作为利润重新分配给加入小组成员。 更将Myaing列入其中一个小型团体旅游团的行程,外地的游客可在该地区度过两天,住在小屋参与当地文化交流,当地成员事先接受服务技能的培训,并得到此就业机会。这也是全球永续旅游委员会(Global Sustainable Tourism Council, GSTC)所提倡的永续旅游目的地准则,以期能让所有的旅游目的地在生态环境、古蹟遗址与住民福祉的管理与行销策略上整合,让旅游地区之生活环境能永续发展。

“无畏旅游”也关注发挥社会影响力。 Barnes 说:“传统上在印度和摩洛哥等地区一直是男性主导的角色,当我们进行当地合作伙伴的审查时,意识这些合作伙伴在包容性招聘等做得不进理想,现在我们在印度的一半领导人都是女性,目标是到2020年将女性领导人数量增加一倍。我们是印度最大的旅游品牌,这意味着我们也是女性在旅游业的最大雇主。” 这些创新的作法,也让“无畏旅游”抱走伦敦世界旅游交易会(World Travel Market, WTM)的两项大奖“最佳传播负责任旅游奖”及“最佳就业奖”。

有使命的营运,发挥社会及环境影响力像是听起来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故事,但真能带来获利吗?

“无畏旅游”集团下有包含Intrepid Travel, Peregrine Adventures, Urban Adventures等有着四个旅游品牌分布在全球,并多达21个目的地管理公司(local destination management companies, DMC),规划每年有超过2,700 次,35万名旅客在全球120个地区进行旅游活动,CEO桑顿表示:“过去30年的经营,有些我们最喜欢的景点都遭遇气候变迁等自然灾害的或恐攻等的伤害,但多元的品牌使集团整体营运及我们紧紧抓住以超越利润(Beyond the Profit )的企业使命,并根据不同年龄层及预算的旅游市场需求来调整我们的品牌策略及行销活动才是致胜关键。”

正如桑顿以上所描述的,从根本上认为企业本该发挥商业影响力,而这句话这正在实践中。因“无畏旅游”的总收入增长了18%,2018年的年营收达4.02亿澳币(402  million,约86亿新台币),税前息前折旧摊销前利润(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Taxes, Depreciation and Amortization, EBITDA)为一千六百万澳币(16 million,约3.43亿新台币),拿出将近四分之一分享作为全球1,800名员工的奖励奖金。

旅游观光产业向来以“无烟囱工业”自居,从产值在该国经济生产总值GDP的占比就可看出一个国家或地区对旅游观光业的依赖程度。 但世界观光旅游委员会(WTTC)的2017年报告显示,观光业的直接贡献占全球经济活动3.2%,而台湾仅占GDP的1.7%,约国际平均值的一半,还连续两年下滑。 更甚,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了“2017年全球旅游业竞争力报告”,台湾的排名持续上升,在136个国家中排名第30名,在交通及人力资源与劳动市场、国际开放程度是表现优秀的指标,逊色的是自然资产、政府发展观光业优先程度和环境永续性。看来台湾的旅游产业有极大的挑战,就在争论上下其手拿政府补助的当下,一起来了解B型企业“无畏旅游”的创新商业影响力,试问,为什么他们能把外部的环境及社会成本与相关利益者等都考量进去,找到既能带动地方创生、妇女赋权又能帮助国外旅客体验更多地方文化的商业模式,或许,台湾的旅游业者也能翻转,如同旅客在旅途中被改变一样,找到商业模式的新方向。

参考资料:

碳补偿 恐无助减碳

自欺欺人的旅客数据,造就“洒币救地方”的观光政策

Intrepid Group revenue soars to £228m

INTREPID GROUP HAS TAKEN OUT TWO AWARDS AT THE WORLD TRAVEL MARKET’S  RESPONSIBLE TOURISM AWARDS IN LONDON!

Intrepid Becomes Global Travel Industry\’s Largest B Corporation

Intrepid Travel: From backpackers to Australia\’s biggest B Corp

The world’s largest adventure travel company is now a 100% carbon-neutral B-corporation

INTREPID TRAVEL: EMPOWERING WOMEN THROUGH COMMUNITY-BASED TOURISM

  •  
  •  
  •  
  •  
  •  
  •  
  •  
文章分類:
品牌故事

Leave a Comment